文章检索:
 
 
《宝墨轩与《瘗鹤铭》碑》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大字中国网 发布时间:2006/12/21 阅读:1834

      “金山以楼阁取胜,焦山以碑林见长”。焦山古碑荟萃,石刻纷呈,则给这座名山佛国增添了不少雅趣,历有“书法山”之誉,令人神往。
    宝墨轩又称焦山碑林,从观澜阁穿过小桥,过假山,便到了掩映在银杏树林下的宝墨轩,即著名的焦山碑林。其为北宋初年润
州太守钱子高所建。这里珍藏有460余方碑刻,数量之多,仅次于西安碑林,为江南第一大碑林。其中汉代蔡邕的《焦君赞》,梁代江淹的《焦山述怀》,唐代王瓒诗及《瘗鹤铭》碑饮誉古今,被称为“焦山四古”、“焦山四绝”。这些碑刻镶嵌在四廊亭阁之中。在书法艺术上,楷、草、隶、篆各有千秋,可谓集历代书法流派之大成。
    宝墨轩中保存有江苏省境内最大完整的唐碑,即唐朝仪凤二年(677)所立的《大唐润洲仁静观魏法师碑》。碑高213厘米,宽87厘米,碑阴列“门人男女弟子及舍施擅越等人”共644名。此碑被誉为“初唐妙品”,为国内稀罕的唐碑。
    宝墨轩中堪称精晶的还有东晋王羲之书《破邪论序》;唐颜真卿《题多宝塔五言诗》三十首,共44块;宋代大书画家米芾的“城市山林”横额;黄庭坚的《蓄狸说》;苏东坡的《观文同墨竹题记》;明文征明书《钱王先生志铭》及明代澄鉴堂法帖。明代进士杨继盛的《焦山》,诗碑书可谓俱佳。诗碑云:“扬子怀人渡扬子,椒山无意会焦山。地灵人杰天然巧,瞬息神游万古间。”因其号椒山与焦山谐音,故“喜而赋之”。风雅诙谐、兴味无穷。其它还请成亲王书《归去来辞》7块均为名家手笔,丰富多采、各具特色。
    焦山碑林犹如璀璨的群星,而其中最光耀夺目的一颗明星便是无价之宝的《瘗鹤铭》。
    瘗是埋葬之意。瘗鹤铭,即葬鹤的铭文。相传《瘗鹤铭》为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所书,因他平生极爱养鹤,在他家门前有一“鹅池”,他常以池水洗笔,以鹅的优美舞姿丰富他的书法,故而他的字有“飘若浮云,矫若惊龙”之称。相传一日他到焦山游览,带来一对仙鹤,不料那一对仙鹤不幸夭折,王羲之十分悲伤-—用黄绫裹敛了仙鹤埋在焦山西麓的岩壁上,遂含泪挥笔,在岩壁上写下了著名的《瘗鹤铭》以示悼念。其字体潇洒苍劲,别具一格,书法价值极高,确为稀世珍品。我国有“二铭”,即南有镇江《瘗鹤铭》,北有洛阳《石门铭》。唯有《瘗鹤铭》最受历代书法家的推崇,称之为“大字之祖”、“书家冠冕”。
    由于铭文通篇是道教口气,故多数学者考证,认为是出自南朝梁代道首陶弘景的手笔。因陶弘景在齐亡入梁后,隐居句容曲山
(茅山)自称“华阳隐士”,晚号“华阳真逸”,世称“华阳真人”。他有驾鹤升天的最高理想境界,那么他当年为仙鹤立石旌,发出“天其未遂吾翔寥廓耶”的感叹,并“爱集真侣,瘗尔作铭”,与其身份是极为相称的。茗山方丈云:《瘗鹤铭》全篇是道教口气,而陶弘景既称隐逸,又属仙流,当无可疑。
    至于《瘗鹤铭》是王羲之作品之说,这是由于乾隆当年登焦山观《瘗鹤铭》时,曾说“非晋人不能”。皇帝开了金口,“永垂定论”。后便大加附会,以讹传讹,张冠李戴。焦山碑林所集之碑刻无论在史料和书法之艺术方面都具有很高的价值,由此焦山也就被誉称为“书法山”。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