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检索:
 
 
留在纸上的时空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大字中国网 发布时间:2006/12/21 阅读:1801

      霍金对时空有着精妙的见解,他已发现了十一维空间和数倍于光的速度。由此看来,每一个现在都意味着过去。
    2006年11月9日的午后,昏昏欲睡。阳光从南面的窗户投射进来,在画案上玩几何学的游戏。突然,光线的剪刀要开口裁剪一本画册,遂顺手抢夺过来,定神一看署名孙炜, 于是就翻开画册进去看个究竟。
    这是一方留在纸上的时空,这里风光旖旎,那形象令人炫目并有着镀金的轮廓,山水在着色的阳光中走动,风吹衰草,像一首不连贯的歌,"牛毛"在草里翻动。孙炜沉思着山水的肖像,年轻的感觉里有村庄和山河,画上的天空是没有分量的身体,他在画面里安排了很好的天气,活跃着一片灿烂剔透的光华,给人轻松、明亮、惬意的感觉。在宣纸上,他用笔触造句,语法是色彩的块面,朦胧的词可能是山石可能是树木可能是小溪,他的画终于浮现出一行行的田园诗。我发现孙炜笔下的山水有着生命的力量,我相信在我们死后它还会自由地呼吸。
    在孙炜的画中有一条经古代通往我们的路,他用霍金的眼睛追到宋元,看海岳外史米芾卜居南郊"点"山水,看黄鹤山人王蒙吮毫搦管皴"牛毛",如此这般,孙炜以大家为伍取法不低,古人的笔墨使他受益匪浅。纵观孙炜的画,似乎可以分为两个时期,早期的画天高地远,移山造林安排丘壑、坐观白云点化流泉,并不直指某处某景,而是虚空观照以证我心。近作却用大量的实景描绘出一个主题:山水里不止一个灵魂!一个画家的艺术的发展也有其内在的螺旋线,可能是某一天,善为真山真水的倪瓒对他说,尝试去接触自然吧。于是,在他的近作中实在的景观成了一个标签。孙炜十分注重写生,更难能可贵的是,孙炜清楚写生并不一定要重复真实的影子,而是要抒发画家的胸襟意象,使描绘的客体储于心,形于手,他不以"肖形"为能,而以"通意"为佳。孙炜描绘的真山真水既具体又变形,从黄山的云烟到安徽的民居的袅袅炊烟,从烽火台的烟到节日烟,不可言说的滋味被吞吐出来,熏染山水和他的指尖。
    一位行家眼中的孙炜是这样的:他是感觉型的,感觉不好时一言不发,得意时却能口出"狂言",其实也是达到了某种真实。孙炜的画,着重于从大自然的感受中目识心记,物我交融。貌似冷峻的背后流露出冲动,浑莽之中又暗含激情。在把握大势的前提下又常常被某些细小的东西牵动,给人造成了一种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的节奏感。这也同他写书法相像,或快或慢,或行或留。细微处也正如他自己所说:如针尖扎肌肤,你只有用心体会才能感觉到它们的微妙之处。难得孙炜坐得下来,沉得住气,慢慢品味、细细咀嚼,经年累月,狂风吹尽,这墨团团里会开出一朵朵花来。 用他老师范扬的话来说,孙炜是坚定的。的确,他不像一般新生代画家那样东张西望,这里没有卡拉OK和网,除了笔和纸还是笔和纸,笔下纸上永远是纯净的山水。
    我忽然想到了生命之源--水,看孙炜的画还有一个感受就是"水法 "精妙,所有的技法都讲"墨法",而"水法"正是孙炜的独特之处,尤其是酣畅淋漓的几幅新作,更是让人看到水的灵性。如今相似容易独特难,标新言异更难,这是众所周知的。孙炜的画上正因为有水的妙用,墨色才如此地鲜活,画面才显得如此苍润而富有特别的神韵。
画面描绘的现在也将成为过去,但这不必太在意,我们还是回到宋元,看董源、范宽、子久、吴镇,传统果然迷人,想象不到古人的线条还有着这么耐久的生命,画家无需对一个永在起始的宇宙作最后的结论,我推敲着孙炜留在纸上的种子,它应该预示着隐蔽的丰收。 文/范德平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