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检索:
 
 
朱青生:汉字艺术的开拓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大字中国网 发布时间:2006/12/22 阅读:1808

      范德平的汉字生肖雕塑使我想到讨论雕塑问题,有许多不同的进路。自从布朗库西和享利·摩尔将雕塑的结构作为基本因素,把模仿另外的形体的写实雕塑的规律打破之后,雕塑走上现代雕塑的阶段。在今天,有二个方向继续拓展的雕塑。
      一个方向是"反雕塑"方面。日益注重其观念性特征,也就是说,雕塑家们不关心要不要实实在在地用什么材料做成什么形体,既不雕,也不塑。而是关心雕塑对社会的作用。比如,波伊于斯提出了"社会雕塑"的概念。他认为雕塑家应该雕塑人间的和谐关系,让人不要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而冷战,不要因为资源的争夺而损害自然。在六、七十年代,开创了艺术的新的发展。使雕塑不再是做成一个美丽的东西,而是呼吁一次社会的责任,雕塑社会成为一种艺术家的责任。
       另一个方向,就是在极简艺术(Minimal Art)将雕塑本身已经简化到实用器和原材料的形状相等时,不同文化的人在运作一个形体,面对一个立体形象时,人们对历史的回忆,对自己文化习惯性的回应,又逐步回到雕塑中来。也就是说,传统的雕塑因素回复于雕塑中,雕塑又变得像"雕塑"。但是这次回复,不是简单的复古,而是一次更高层次的文化自我建构。这种自我建构的精神基础是超越柏拉图的物理学时代,又超越达尔文的人口学时代,而处于罗兰·巴特为代表的艺术学时代的精神基础。将雕塑看成一次对文化的独一无二的理解,把观众带到一个人见人殊的观看境界的活动。虽然,表面又能回到形体,又回到了形状,甚至又回到了模仿造型。
        中国艺术界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切入了雕塑的发展,因为是改革开放,所以必须同时解决二重问题。其一是如何迅速密切地吸收当代艺术的所有探索,尽快将已有的各种艺术探索了解、掌握和理解。其二是在此基础,重新开发和运用自我文化的资源,对雕塑的观念和形式做出实验,有所创新,有所开拓。现在我们看到的范德平领导的小组创作的"大字中国"就是这种实验一个成果。生肖篆字雕塑,一反生肖象形的传统做法,将文字与图像的关系放到了创作的重点之上。
        雕塑如何与汉字结合,这是雕塑的实验,同时也是汉字艺术的实验。进而由于汉字艺术在历史上的最高成就是书法,所以也是书法在当代如何发展和创新的实验,也就是现代书法的实验。在范德平及其小组的生肖篆字雕塑中,因为焦点在亦汉字,亦雕刻,亦书法之间,所以就有不少可以讨论的问题。这些问题归结起来,应该是下列几个难题的解决方法。
      三个难题是观念难题,笔法难题,符号难题。
      观念难题出自文字与形象的冲突。文字表达观念,雕塑呈现意向,但是用雕塑表达一个字时,即使是一个代表生肖的名词,但已经不是它之所指的物本身,因此,将这个字还原为一个物--雕塑时,这个雕塑最大的难题就是不能还原为原型,原型已经被抽象为观念,就不再能够还原成的那个原来动物,即不能把"子"字还原成老鼠,否则,就不是在做汉字艺术雕塑。"大字中国"的生肖雕塑主要采用的策略就是把甲骨文或金文的本字做成一个抽象结构。如果我们考虑到生肖的十二个字有些是假借字。不是每个字都是象形,就会注意到观念转变是必要的,与抽象的生存意识有关。如"子,孳也"孳就是开始生长的意思,代表的阴气始生,重新的置换。从头来起,这种感觉是可以通过雕塑来实施,在这组雕塑中已经看到了苗头。
      笔法的难题是书法与雕塑冲突所在,据说因为材料的实验而未展开,所以这方面的实验在这组雕塑中还不明显。不过我们可以看到南京的吴为山雕塑中已经相当注意这个方向,也就是几天前北京的展览上,他最好的雕塑恰恰就是把书法的用笔之意味带进了雕塑。
      符号的难题在这组雕塑中应该是最便于结合的方面。汉字只要将之符号化,就能做成一个雕刻,这个传统在埃及传统中最为发达。埃及的每个字母都是一个符号在日常的纸草书上可以写作一个符码,在大型神庙柱上可以单独雕为一个像。汉字虽然没有埃及的这个传统,但是在中国现代书法的探索中已经不止一人把平面的汉字做成了立体的雕刻,甚至做成建筑。那么,这次大字中国生肖雕刻利用了生肖的形像化的理解习惯,将汉字进一步地完成三维的符号转型。
      总之,讨论雕塑问题,范德平小组的这次雕塑实验,给我们提供了从汉字艺术的角度进入的机会。这个方向,正在拓展之中。(作者: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