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检索:
 
 
尉天池:看竹书说笔墨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大字中国网 发布时间:2007/1/4 阅读:1750

尉天池观赏德平竹笔书法(左一为范德平,中为《书法报》副主编兰干武。)刘二刚 

 

      和国桢先生相识,我从对竹笔由了解到感兴趣,近来竟然有点乐此不疲,新友先生更是一片美意,为我特制了一组竹笔。竹笔在宣纸上移动,不经意间常常会留下意想不到的飞白,使字有一种自然的金石味,所以竹笔特别适合表现篆书和隶书。

  “中国市长书画展”开幕,我请尉天池先生来为展览剪彩,相陪中自然说起了竹笔书法,尉老居然很有兴趣,于是我把竹笔和我的竹书作品一起拿给尉先生过目,当时在座的还有二刚先生和《书法报》兰干武副主编。尉老不愧是书法大师,他对竹笔也非常了解。他说,竹笔是万笔之祖,在原始社会,我们的祖先为了记事,“断竹为笔”,蘸着兽血,把记号写在兽皮和石壁上。尉老先说我使用的竹笔做得很专业,对于作品,先生也客套了一番,认为很有特点,也很有特色。

  不过他讲的两件小事,让人难忘。一次是尉老去拜访沈尹默先生,两人自然说起了笔。笔有五毫(羊毫、紫毫、狼毫、鸡毫、兼毫),狼毫坚韧,谓之健毫,羊毫是以青羊或黄羊之须或尾毫制成,羊毫软腴,谓之柔毫。沈尹默对尉天池说,笔的特性当然会影响到写出来的书法,然而善用笔者,能使健毫表现丰腴柔媚之风格,而能使柔毫书写出雄放刚健之姿态,如此才能臻乎书法之妙境。这些话对尉老触动颇深,后来,尉老临池常常琢磨沈先生的这番话的道理,终于能使用羊毫写出了气势磅礴的榜书。尉老现在对我说这段往事,道理也不言自明,就是竹笔非常坚硬,很难驾驭,要能写出飘逸柔韧书法线条来委实不容易,所以竹书的用笔更要注意笔画的充实、圆满,使线条具有立体厚实感,从而产生“引筋入骨”“玉润珠圆”的效果。

  另一件事则和墨法有关,林散之30出头去沪上拜访黄宾虹先生,宾虹先生说林散之的书法不入时畦略具才气,唯用墨之法尚无所知,似从珂罗版模拟而成。也就是说,林老当时的书法间架结构已初显一家之端倪,然而用墨呆滞,书法写得像木刻。散之听后悚然大骇,但知道先生所说乃肺腑之言。黄宾虹先生遂道以墨之七法,即“积墨”“宿墨”“焦墨”“破墨”“浓墨”“淡墨”“渴墨”,后来,林老悉心揣摩,在用墨的同时学会了用水,“涨墨”成为林老草书的一大特色,林老也成为了一代草圣。尉天池先生故事重提,说明他对竹笔的性能十分了解。由于竹笔不宜含水,笔触细瘦、墨色缺少变化在所难免,这正是竹笔所面临的共性难题,如何攻克,尚需各路道友探索。文/范德平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