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检索:
 
 
中国绘画进入繁荣时期 但不等同于高度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大字中国网 发布时间:2011/11/14 阅读:755

来源:辽宁日报  文章作者:佚名

专家观点

  ■目前,中国绘画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

  ■繁荣并不一定等同于高度,考察一个时期艺术发展水平的最核心的标杆就是艺术家。要看这个时代出现了多少位伟大的艺术家

  ■传统的中国绘画确实已经变味儿了,这种变有好的一面

  ■中国的艺术方向要站在世界的角度来考量,对于艺术家来说,既要对本民族的文化有深刻的认识,也要对世界前沿思想有所掌握

  ■发展当代的中国绘画,最重要的是要表现当代画家的审美追求,创造当代中国画的形式语言和艺术风格

  “对于中国绘画当下状态的整体评价”,是本报在“重估中国当代绘画”策划的第一阶段中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究竟美术界内部对目前中国绘画的发展有怎样的判断,他们眼中的当代画坛应当如何定位?弄清楚这些问题,才能够真正开始对中国当代绘画进行“重估”。

  几位受访者对现状基本持肯定态度,不过,他们同时也指出了一些突出的问题,并且明晰了判断一个时期绘画状态的标准应该是什么。其中,著名画家、北京大学教授李爱国从整体发展出发,以“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来形容今天的画坛,不过,他也直言美术界存在着浮躁的情绪,尽管整体“繁荣”,但大师匮乏也是不争的事实。同时,著名画家、清华大学教授韩敬伟也首先高度赞扬了中国绘画的整体状态,更认为“中国绘画正处于最好的时代”,对于一些病症,他认为是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著名美术理论家王志纯则强调应当用辩证的思维作出判断,他认为,中国的画家要致力于建构中国绘画的当代面貌,创造中国绘画的当代形式、语言和风格,只有如此,才能够真正支撑起这个时代的中国绘画。

  衡量一个时期艺术发展水平的最核心的标杆就是艺术家。要看这个时代出现了多少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不是仅仅看作品的数量……今天,任何人都不能说自己的作品比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更好

  李爱国和韩敬伟同是78级美院生,从求学到形成个人艺术风格,再到于画坛占有一席之地,他们的成长过程几乎就是中国绘画近30年来发展的缩影。评述中国当代绘画的整体状态,他们的视角更为全面,可以从历史的、世界的纵横两个方向进行对照观察,当中包含了理性的分析和感性的体验。

  李爱国从三个方面看待今天的中国绘画。首先,他肯定当下的繁荣状态,并认为是历史上罕见的。“应当说,目前,中国绘画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今天,全民对绘画的关注程度之高,绘画市场之繁荣都是中国历史上极其少有的。这与中国整体国力的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和文化品位的提高是分不开的。 ”

  “第二点,市场机制的建立推动了绘画的活跃,也给艺术作品质量带来了双重影响。一方面极大地推动了艺术创作,在创作数量和部分的创作质量上,都呈现出了很好的局面;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市场是双刃剑,它也给画坛带来了浮躁。”李爱国认为,当代画家与古代画家相比,尤其是与唐宋时期的画家相比,显露出许多不如前人的地方。 “唐代是中国人物画的高峰,宋代是山水和花鸟画的高峰。唐宋绘画的博大精深,与当时的艺术家对于艺术执著求知的精神有很大关系,而当代艺术家则恰恰是欠缺这样的精神。当然,这种欠缺并非单纯因为美术界自身的问题,与大的文化生态环境也有关系。商业时代的浮躁、急功近利、过于物质追求等负面效应,必然会波及到美术界。 ”

  最后,他又从创作格局方面对今天的绘画作出了评价。他说:“当下与过去相比,非常不同的一点是体现在创作格局方面。今天,中国绘画的创作格局在每个画种上都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比如工笔人物画,它的某些方面的确有相当大的发展,当然,所谓的发展并不意味着已经彻底超越了古人。我们不能说今天的作品比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更好,任何人都不可以这么说,这么说也是不准确的,我所说的发展指的是某些方面。今天的工笔人物画创作,尤其是大尺寸的人物,其质感、透视、解剖等方面的技法确实是古人做不到的。当代的艺术家借鉴了西洋绘画的经验,掌握了素描的技巧,也学会了透视解剖,因此,在这些方面,可以说今天的绘画有了很大的发展,是古人未曾达到的。 ”

  李爱国虽然认同当下是绘画发展的空前繁荣期,但是,他也提出,繁荣并不一定等同于高度,“考察一个时期艺术发展水平的最核心的标杆就是艺术家。要看这个时代出现了多少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不是仅仅看作品的数量。 ”

  “以水墨画为例,与民国时期相比的话,当代的作品总体上是无法与那一时期相比的。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都出现了许多水墨大家,到了民国时期,也有齐白石、徐悲鸿等人,称得上名家辈出。如果以大师级人物的数量来比较,显然今天的画坛逊色不少。不过,人物画方面,我们也还是有可取之处,建国后有两位非常值得注意的艺术家,他们是王志武和周思聪。从这两位先生的作品能够看出中国写意人物画取得了很大发展。 ”

中国的艺术方向要站在世界的角度来考虑……今天的艺术家需要更有前瞻性的思考,这恰恰是当下中国画坛所缺少的

  曾在20世纪80年代数次走黄河考察传统文化、民间艺术的韩敬伟,对“传统”有深刻的体悟和研究,他更乐于用老庄哲学的“自然之理”来看待当下绘画的状态。他认为,今天中国绘画的发展速度很快,运行在一个正常的轨道上,“正处于最好的时代”。

  “从我个人的体会来看,首先,艺术家可以自由地创作,有很好的创作环境。我们有机会学习世界各地的艺术理念,有各种学术活动可以参与,同时,对传统的认知也更加系统和深入。”韩敬伟说,中国的经济迅猛发展,国力日渐壮大,要由大国变强国,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文化影响力,“一个国家的文化要具有感染力,才能够更深刻地影响世界,赢得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人民的敬仰。中国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其中有许多好的东西值得继承和发扬。在挖掘传统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吸收世界各地的优秀文化资源,这种吸收并不是盲目的,而是在比较之中进行的。”他承认中国传统绘画的面孔太旧,因此,常常有批判的声音出现,“美术界里有不少艺术家一直致力于革新它的面貌,尝试改变它的表达方式。我们在绘画语言上做了很多研究,事实上,中国绘画从古至今一直不断在丰富自己的表达方法。应当承认,在绘画语言的表达方面,今天的艺术家确实比古人强,我们懂得了形态的表达、色彩的表达、质地的表达,与古代相比,如今中国绘画的表达层面要丰富得多。”

  韩敬伟说,传统的中国绘画确实已经变味儿了。“这种变有好的一面,中国画家不会再出现面对一个物体却画不出来的窘境,相比起来,古代画家的写实能力是很差的。不过,中国艺术是平面艺术,讲究两维空间的节律感,讲究布局,注重疏密开合的变化,好像篆刻、书法,而写实能力恰恰会影响这种类型的表达。这是摆在中国画家面前的一个矛盾。因此,我们在教学时,除了要求学生必须具有写实的能力外,同时还强调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目的是希望他们不仅仅可以掌握中西两方面的技术,同时,在审美理想方面,能够坚守本国的传统。 ”

  “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作为一个有理想的文化人,应当承担其传播本民族文化的责任,应当思考中国的艺术方向究竟向何处走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的艺术方向要站在世界的角度来考虑,因此,对于当代的艺术家来说,在知识结构方面既要对本民族的文化有深刻的认识,也要对世界前沿思想有所掌握。真正的艺术家不会盲目求新求怪,不会追求通过某个新奇的举动或者事件令自己一夜成名,他们一定会考虑中国文化精神的现状,并从中摸索出自己的发展轨迹。 ”韩敬伟认为,今天的艺术家需要更具有前瞻性的思考,这恰恰是当下中国画坛所缺少的。“我们回顾历史便不难发现,那些对艺术的发展方向有前瞻性的思考和尝试的艺术家们,即便他们的思想和表述方法在当时并不被看好,但是,一段时间过去后,却被推崇为大师级的人物,不仅得到本民族的认可,也被全世界所认可。今天的中国画坛仍旧缺少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人应该多一点。 ”

  如果我们这个时代没有形成比较明确的艺术风格,或者说没有体现我们这个时代特色的审美追求和形式面貌,我们就是有负于这个时代的

  作为理论家,王志纯对状态的判断比较审慎,在他看来,现状是非常复杂的,“从总体来看,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绘画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

  “前段时间我与《中国艺术市场》主编刘心亮共同策划了一个关于当代中国画的论坛活动,论坛的主题是 ‘经济大潮中的中国画’。事实上,在新中国的各个历史阶段,中国画自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中国的绘画是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发展变化的。比如建国初期、五六十年代、‘文革’时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画家在创作观念、审美追求、形式表现等各方面都有很大不同。 ”

  王志纯认为,目前是一个艺术样式非常丰富多元的时期,艺术家的审美追求和形式表现都是多元的。他提出,“发展当代的中国绘画,最重要的是要表现当代画家的审美追求,创造当代中国画的形式语言和艺术风格,这是衡量一个时代艺术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如果我们这个时代没有形成比较明确的艺术风格,或者说没有体现我们这个时代特色的审美追求和形式面貌,我们就是有负于这个时代的。 ”他再度强调,从总体上看,当代中国绘画的状态很好,“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种感觉。概括来讲,目前国力强盛,经济、文化都在迅速发展,社会稳定,艺术的生态环境也得到极大改善,艺术家拥有创作自由,有非常广阔的创作空间。还有一点很重要,今天的艺术探索很丰富很多元,有的画家热衷于创作重大历史题材,有的自觉地表现生活,有的倾向自我感情的抒发……”

  “其实很多艺术家都非常清醒,他们有很强的实践意识,注重个人艺术风格的探索,我所说的当代艺术风格的建构,其实一直存在于当代画家的探索中。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作出准确的审美判断,只有拉开一定的历史距离才能够看得更清楚、更准确。 ”王志纯强调,要创造艺术的时代风格,最根本的是要提倡艺术家个人风格的探索,“艺术的民族风格、时代风格蕴含在个人艺术风格的探索中,最终只能通过个人的艺术风格才能得到显现。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